广州人的潇洒“功夫”
2022-02-28 23:16:10


说起广州的潇洒“功夫”,我眼前马上就晃荡出这样一些稔熟的画面。




走街串巷,我去上下九探舅妈。有个卖糖浆画的摊子就在舅妈家巷口。记忆中,那个笔走龙蛇般做糖浆画的手艺师傅,“功夫”潇洒又高超。


当糖块渐渐受热熔成水红色的糖浆,师傅便问我想要什么式样。我说要条龙吧。师傅便舀起一勺糖浆,倒在铁板上急速移动,一条飞龙便神气活现地出现在铁板上。我翻来覆去看好一阵,才舍得伸出舌头往糖浆画上舔舔。


如今,糖浆画再也吃不到了,做糖浆画的手艺师傅那笔走龙蛇般挥毫狂草的形象,却潇潇洒洒地还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在北京路,我曾遇过一个“有分数”(广州方言,有把握的意思)的师傅。


那是去年的初夏,我陪外地来的朋友乱逛上下九的小巷子。逛着逛着,就看到了一间很小的店铺门面,闪耀着红红的非常遒劲有力的大字:退休师傅在此修……嘿!下面是小了好几倍的字,看不太清。我们被这风趣的广告吸引得跑了过去,仔细一看,才知道是“修眼镜”。


再一看,那个师傅正在优哉游哉地看《故事会》呢。我们连喊了好几声,他才放下手中的书,笑眯眯地问修啥?朋友说眼镜架戴久了有点松,而且还有个螺丝老打滑。师傅说:别罗嗦了,换掉螺丝,收紧就是。


朋友把眼镜给了师傅,忍不住加多了一句:你可要帮我弄紧点哟。师傅斜了一眼朋友:“我有分数的啦,要不我怎么能成为师傅!”听他那潇洒的口吻,底气十足。


也就三几分钟的时间,眼镜修好了。朋友立马戴上,哈!镜架不松不紧,正合适。


师傅傲气地说:那当然,我都说我有分数的啦。


听听,那种潇洒,真是牛得比教授还教授!




“第一游波罗,第二娶老婆”——这是广州的一句俚语。每年农历二月十一至十三日举行的波罗诞庙会是广州传统的民间庙会。庙会中最令人瞩目的莫过于那些做波罗鸡的民间艺人了。波罗鸡代表吉祥如意,是广州一种纸糊的民间手艺。传统波罗鸡是用泥土混着禾秆草做坯子,做起来比较麻烦。现代波罗鸡则改用泡沫塑料做坯子,大大方便了手工艺人的操作。


我曾在庙会上见过一个师傅表演现代波罗鸡的制作过程:只见那师傅拿一块齐齐整整的泡沫塑料在手,一边和顾客谈笑自若,一边唰唰地随意几刀,一只鸡的雏形便呼之欲出了。


接着,师傅用裁刀的尖端在鸡身上轻划几下,刀锋过处,一条光滑的曲线便呈现了出来,翅膀、尾巴,每一处都是有板有眼,栩栩如生。


我一看表,哗!整个过程30秒!这种既快又准的甩刀功夫,潇洒倜傥得就仿佛古龙笔下那个一刀封喉的小李飞刀再世。


拥有潇洒“功夫”的师傅们,无论何时何地,都透着一种潇洒自信的气度!




栏目介绍

e家君推出一个新栏目:《作家眼中的好时光》。人的一生,会遇见让自己心动的好风景。这些风景,也许渐行渐远,但却会荡漾着温温暖暖的阳光,成为我们生命中的尘世好时光。


作家简介

潘小娴,作家,已出版《美人香里说宋词》《云山花事经眼录》春夏秋冬四部、《魅,自山中》《最美的游戏》《建筑家陈伯齐》《会飞的蒲公英》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