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风吹稻浪,品美味稻田鱼
2021-08-04 23:23:36




上坡,下坡;下坡,上坡;绕弯,绕弯。车沿着山间公路,行驶得有点慢。山高路陡,还时不时会有三四头牛,不急不躁,悠哉悠哉地晃在山路上中间。大城市里塞车,连南大坪镇的山间公路,却是“塞牛”,倒也是颇有趣的一种乡野风情。


也不知上下了多少次坡,绕了多少道湾,塞牛,倒是记得塞了三次,终于见到了一道两棵大树干搭成的拱门,拱门上写着“大古坳村三百步湾”。喔!大古坳梯田终于到了。




进村,三四只狗,悠悠闲闲地在路边卧着,见有人来,抬头望一眼,伸伸腿,又自顾自地,眯眼儿继续吹风晒太阳。孩子、老人,在家门前,玩儿的玩儿,捡菜的捡菜,见有人来,老人往往会笑着搭上三两句“看梯田来了?”,然后还会自豪地来上那么一句“大古坳的梯田,就属我们三百步湾的最美啦!”


最美的三百步湾梯田,到底美成了啥样子呢?




沿着弯曲的村道,往下一拐,便进入稻浪翻飞的梯田。因为先见过九寨梯田,所以对翻滚的稻浪,倒不是那么惊奇了。但惊奇的是,抬头是山,低头也是山,转身还是山,虽然四周都是山,但这些山却可以称之为有点距离的远山。感觉这里的山,耸立得都挺有分寸的,颇懂得“距离产生美”的美学原则。




而又因为山与田,都隔着些距离,于是梯田的空间就相对更为宽阔,一块块的稻田也相对平整得比较大块,高低也就不显得突兀,而是错落得比较平缓。至于稻浪呢,也不像九寨梯田的稻浪倾泻如瀑布,而是感觉更像是波浪缓缓起伏的金色大广场。那可是面积多达2000多亩的稻浪大广场呀!这气势,该是多么的壮阔和磅礴!




看着这稻浪缓缓起伏的金黄色稻浪大广场,我眼前立马就晃荡出美得让人心醉的凡高“黄”。金黄色,炙热如太阳般的颜色,那是印象派画家、“色彩大师”凡高的至爱呀。在凡高的画笔下,一抹抹炽热明快的金黄色,热烈地张扬,尽情地释放着。


而此时,金黄色稻浪大广场,三三两两的村民们,正在挥舞着镰刀收割,丰收的喜悦,律动在他们的眉眼间,脸上的笑容和光泽,简直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明亮,凡高的《收获的景象》不就是这么一个画面么:大面积金黄的麦田,麦浪随风翻滚着,有人挥舞着镰刀在收割,还有稀疏的几座简陋房子。




三百步湾的梯田,错落有致地绕着瑶族村落瓦房,梯田在村中,村在梯田中。你可以站在瑶寨看层叠梯田,你也可以站在田埂遥望古朴瑶寨,不管怎么看,都会有一种惊艳之美——古寨静静矗立着,泛金的稻浪迎风起舞,一动一静,既艳丽华美,又原始素朴,还蕴蓄着热情的生命冲动,而且还可以美美地饕餮。


饕餮啥呢?稻田鱼呀!




这可是美味无比的原生态美食哟!大古坳村在800米的高山地上,稻田养鱼是千百年流传下的耕种习惯。注意到了吗,大古坳的很多梯田里,都会留有一个小池子,那是用来养稻田鱼苗的池子,池子上接着一根竹竿,水从竹竿汩汩流进池子。




每当收割后,会在稻田的中间挖开一条沟,水往沟流,稻田鱼也跟着水流往沟里游去,于是,就可以轻松捉到稻田鱼了,或煎或焖或烤,都极好吃,此时稻田鱼节也会开场啦。还有活蹦乱跑的黄鳝、小螃蟹、田螺,这从田里捞出的一桶“田鲜”,怎么煮,都是馋人的美味哟。




馋人的,还有随着季节的变化,梯田在一幅幅美妙的画卷间穿梭。梯田的美是行走的,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画卷。


金秋稻穗沉甸稻浪翻飞,就是最热烈也是人们最熟悉的画卷。其实,我也还非常喜欢春夏水满田畴这幅风光,层层梯田,波光粼粼,如同一面面奇幻的“魔镜”,倒映着蓝天白云,好一番“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意境,尽显大山的原始,也同时孕育着无限的希望与美好。











栏目介绍

e家君推出一个新栏目:《作家眼中的好时光》。人的一生,会遇见让自己心动的好风景。这些风景,也许渐行渐远,但却会荡漾着温温暖暖的阳光,成为我们生命中的尘世好时光。







作家简介

潘小娴,作家,已出版《美人香里说宋词》《云山花事经眼录》春夏秋冬四部、《魅,自山中》《最美的游戏》《建筑家陈伯齐》《会飞的蒲公英》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