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街坊丨猎德六旬老人爱“绣”,秀出“针”功夫!
2021-08-03 23:15:38



一针、一线、一花架,

聚拢、捻转、回绕,

广绣的气韵“跃然”布上,

这是猎德晟府五区居民莫钟辉的日常生活。






猎德街道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你知道吗?除了常见的龙舟、舞狮、粤剧等,还有猎德居民精通“广绣”技艺。六旬老人莫钟辉,是其中一位广绣“发烧友”。对他而言,广绣并非一种谋生手段,而是对抗孤独的方式。








5岁之前,与广绣结缘





莫钟辉与广绣的不解之缘,源于母亲。


1954年,他出生于越秀区六榕街道。在那个年代,不少女性选择在家里带孩子,兼揽些刺绣活补贴家用。刺绣对时间要求高,尤其是钉金绣裙褂,需要花费的时间很长,如果没有2个人搭伙,根本完成不了。


母亲和姑妈搭伙干活。莫钟辉是家里老大,在5岁时,已经学会一边照顾弟弟,一边帮母亲搭把手。耳濡目染之下,他初步掌握了些许刺绣手艺。


读一年级时,他想学画画,但当时的教学体系不如现在的健全。莫钟辉表示:“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都是兼职的,会画画的也是这些老师。”他终究没能系统学习画画技艺,加上广绣手艺人逐渐退休、转行,他与广绣缘分貌似“越来越远”。


直到14、15岁时,他看到那些退休工人整天“无所事事”,便心想“要是自己老了以后没事做,生活这么无聊,那就麻烦了。”他回忆道。





自制新婚作品,坚定学艺决心





上世纪80年代,广绣行业传出“人亡艺绝”的声音。莫钟辉急了,回家问妈妈:“现在做广绣的人都没有了吗?”


此时,妈妈早已转业,有20年没有拿起绣针。妈妈告诉他,广绣行业青黄不接,只有老人懂广绣,没有年轻人的身影,出现了断层。“如果你要学,就找材料来。”


1984年,30岁的莫钟辉准备结婚,打算为新婚准备一份刺绣礼物。但莫钟辉找遍了大街小巷,都找不到材料。不知妹妹从哪里找来一些包装线,色如金丝,能够充当代替品,总算解决了材料难题。莫钟辉不会钉金技法,这部分只好由妈妈来完成,他则负责绒线绣部分。











这份结婚礼物绣在一条柔软的丝布上,命名《龙羽秋光》,处处隐藏着幸福的寓意。那时他和妻子在秋天结婚,所以他亲手绣了几朵菊花。因为绒线不够,菊花的花瓣显得有些稀疏。左下方刺有三颗桃子,分别代表着他、妻子和未来出生的儿子。妈妈用钉金技法所绣的“神龙”用线不间断,象征一个家族血脉相连,延绵不绝。










莫钟辉与家人共同创作的结婚作品


“龙羽秋光”后来成了现实,他们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夫妻俩相濡以沫多年。这幅刺绣作品,也让他坚定学好刺绣的决心。





悟出新技法,希望有传人





1989年,莫钟辉认识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粤绣(广绣)代表性传承人陈少芳大师。对方邀请他去家里学习,还给他算工钱。每天下午5点下了班,他就去陈少芳家,一直学到晚上10点,两个月挣得了200元。在陈少芳的指导下,他大大提高了广绣技法。
















莫钟辉近年作品


广绣技法主要是钉金和翎毛技法。“钉金”主要勾勒物体形状,“翎毛”主要展示作品真实感。一般艺人只会用单一方法制作广绣作品。他一直无法悟通两者融合的方式。直到有一次,他来到广州市第二十一中学分享经验,看到该校校本教材的学生广绣作品,马上悟出“钉金”和“翎毛”技法融合的方式。


就这样,他创作了最喜欢的作品《茄子图》。根部用钉金技法勾边,茄子本身运用翎毛技法,整个作品看起来栩栩如生。











最近,他还耗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广绣作品,赠予猎德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党委。











逐渐地,很多专业教师慕名前来找他代课。莫钟辉曾去东莞、肇庆等地授课。有年轻人前来找他拜师,但都无法坚持下来。


“刺绣是一门与时间对抗的工艺,很多人看到它的美好,很少愿意付出心血和时间。”莫钟辉指着自己一幅作品《荔枝图》说,原以为“树叶”很快能完成,没想到14片“叶子”花了14天功夫;而10颗“果实”也用去5天。“作品的难易程度很难把握,只适合真正愿意学艺的人。”










《荔枝图》


就像当年,莫钟辉本想随便学学刺绣,妻子鞭策他“随便的话就不要做,要做就认真做”。俩人互相鼓舞下,莫钟辉制作出很多栩栩如生的作品,妻子也成为他的“徒弟”。儿子在父母的影响下,也考上设计行业,如今成为莫钟辉作品的“小顾问”,指导他的作品配色、布局等方面。




对于莫钟辉来说,创作广绣作品,已不是为了谋生或者参赛。在抛掉名和利之后,他才能潜心做好作品。他也勉励未来的传承人:“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才是最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