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里的荷花,飞上树啦!
2020-05-30 22:27:42


xià


立夏过后,荷花玉兰不急不缓地开起花来了。


叶繁花稀,这儿一朵,那儿一朵,基本上很少能看到有两朵花开在一起的。而且常常这朵已经凋落,那朵还在开花,另一朵呢,却还未成苞。这似乎也挺好的,可以从头到尾,看尽荷花玉兰花开花落的一生。


我喜欢荷花玉兰开得那么的缓慢优雅,一朵花与另一朵花之间总是隔着适当的距离,既不亲昵,又不冷落,总是默默地吐露芳华。这般的轻逸散淡,就犹如一个内敛而执著的美女子,却也足以气场慑人。


荷花圣洁高雅,玉兰冰晶玉洁,花名叫荷花玉兰,又是荷花,又是玉兰,可谓占尽了妩媚,占尽了风流,真是美得无法挡呀!而且,荷花玉兰的花型大如荷花,花色洁白如玉,这名字多形象呀!


荷花玉兰最早萌芽在枝头时,是一根淡绿色的嫩芽。当花苞转为碧玉色,花瓣便开始脱颖而出,一瓣一瓣地撑开,共有九片花瓣,瓣瓣如手掌,哇!真是硕大如荷花呀。小朱小时候看到此花一开,总会笑哈哈叫个不停:“水里的荷花飞上树啦!”




初绽放的荷花玉兰,宛如唐朝的姣美女子,肤如凝脂,丰腴端庄。更奇特的在于,这丰腴端庄的花中间,有一椭圆体形的壮硕花柱,下半截嫩白嫩白,像层层编织的花篮子;上半截则开出淡黄淡青绿色的花蕊,呈卷曲状。尤其好看的是,当最里层的三四瓣花瓣撑得半开时分,那花柱端坐在花中心,洁白鲜嫩像睡熟的婴儿,正在做着甜甜的梦;而那白白的花瓣儿则一如母亲的纤纤素手,百般呵护着洁白鲜嫩的婴儿,温情极了。




当花瓣儿撑开后,壮硕花柱的嫩白嫩白像花篮子的下半截,便纷纷散落。这些散落的花蕊儿,白中带点黄带点紫,如果恰巧碰上雨天,沾上些水珠儿,让人看得分外怜惜。而散落花蕊后的那下半截花柱圆茎上,已变成了鲜丽的紫红色,缀满了像细珠似的紫红色小颗粒,娇美极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婴儿忽然长大了,不经意间已经修炼成了一个穿上紫红裙子的时尚小萝莉。




荷花玉兰凋零时,也自有一番美。花瓣儿变成了土黄色,碰上雨水一浇,色泽光亮得很,而那模样儿也着实出众,像个小水瓢似的,小朱有时候顽皮,就用这土黄色的小水瓢接水玩儿,玩得满手满脚都是水珠儿。有时候,我们也喜欢从地上捡起一片土黄色花瓣,轻轻地放到水里,花瓣犹如一叶扁舟,悠悠然地飘浮在水面之上,倒也极富诗意。




这荷花玉兰,从开花到结果,疏疏落落,表面上看似乎很轻逸散淡,其实,从头至尾,都气场慑人得很:花柱像睡熟的婴儿般受到百般呵护,而后变身穿紫红裙的时尚小萝莉;而花朵,初绽放就丰腴端庄,宛如唐朝的姣美女子,就算凋落,也能犹如一叶扁舟,生发另一番悠然诗意。果真是名如其花呀,既占尽荷花的风流,又占尽玉兰的妩媚!




我住的华师大校园西门附近,有一排荷花玉兰。


我喜欢的白云山,回归林里有99棵荷花玉兰,环绕种在湖边的低矮山坡上。


立夏过后,我喜欢,徘徊在华师大西门,徘徊在回归林山坡,总有一股淡淡荷花玉兰的幽香,围绕在身边飘浮不定。我挺喜欢这种幽香,不浓烈,总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就像人与人之间,有一定距离,从不打扰,却又能让人念想。



栏目介绍

e家君推出一个新栏目:《作家眼中的好时光》。人的一生,会遇见让自己心动的好风景。这些风景,也许渐行渐远,却会荡漾着温温暖暖的阳光,成为我们生命中的尘世好时光。


作家简介

潘小娴,作家,已出版《魅,自山中》、《云山花事经眼录》春夏秋冬四部、《美人香里说宋词》、《最美的游戏》、《建筑家陈伯齐》、《会飞的蒲公英》等作品。